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亚洲烘焙新势力

02-08 财经
2020年台湾面包代表队团员,由右至左,分别是欧式面包选手杨世湖、教练王鹏杰、总教练谢忠祐、甜面包选手张世彬与艺术面包选手王宥晟。(摄影者.王文廷)

亚洲地区自古以来多以米、面为主食,

直到二次世界大战,因美军进驻才开始接触面包。

近20年来,从日本在世界大赛中崭露头角,

之后台湾、南韩与中国先后抢进前三,

让面包成了主食新选择,大大翻转亚洲传统,

更在全球烘焙业掀起一波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

2020年台湾面包代表队团员,由右至左,分别是欧式面包选手杨世湖、教练王鹏杰、总教练谢忠祐、甜面包选手张世彬与艺术面包选手王宥晟。(摄影者.王文廷)

8小时200颗面包的意志力战场

台湾果乾策略如何再创高峰?

甫于1月14日在巴黎落幕的「世界杯面包大赛(Coupe du Monde de la Boulangerie)」,台湾队第四度参赛,首次没能夺牌。此比赛始于1992年,由法国最佳面包工艺师(MOF,Meilleur Ouvrier de France)克里斯·瓦布雷(Christian Vabret)所创办,在此获奖是全世界面包师梦寐以求的殊荣。

最初是每3年举办一次,2002年日本获得冠军,是第一个得到此殊荣的亚洲国家,而台湾队从第七届开始参与此一赛事。

2006年开始台湾组队到各地征战,当年「中华谷类食品工业技术研究所」(简称「谷研所」)副所长(时任烘焙组组长)施坤河,在以推广为宗旨的前提下,号召吴宝春、曹志雄、文世成等3位面包师组成团队,并自愿担任教练。

经过一年多的练习,2008年在巴黎登上世界舞台,初登场就获得团体亚军,大大激励了台湾烘焙业。两年后,吴宝春在首届「世界杯面包大师赛(Les Masters de la Boulangerie)」获得欧式面包大师冠军,自此台湾烘焙业在世界版图即占有一席之地,成了亚洲新指标。

表现稳健 联发科2019年营收2462亿 EPS为14.69元

联发科3大产品线稳定发展,2019年EPS来到14.69元。 联发科昨(7)日举办线上法说,乐观预估今年全球5G手机约1.7亿至2亿支,联发科将拿下40%的目标,换算出货量为6,800万至8,000万套。2019年全年全年营收2462.22亿元,毛利率拉高至41.9%,创下近4年新高,EPS也来到14.69元,较2018年的13.26元高。 联发科线上法说会公布去年第4季营收数字为647.08亿元,虽较前一季减少3.7%,但年增6.3%,全年营收为462.22亿元,较 2018 年增加 3.4%,每股 EPS 为 14.69 元。 会中联发科说明指出,第4季营收受到消费性电子季节性需求下降,因此营收较第三争减少,较2018年同期增加的主因,则是手机及部分消费性电子产品需求成长。 蔡力行表示,在2019年3大产品线营收贡献均衡发展,财务绩效更有显著提升,在全球市场的竞争

今年,是台湾面包队参与国际赛事的第十二年。比赛前一个月,一行人集结在南投市进行最后密集训练,《alive》参与其中两天的模拟比赛。3位选手必须在8小时的时间压力内,制作200个面包,选手们的意志力、体力与耐力都让人感佩。比赛当天,澳洲籍评审布雷特·诺伊(Brett Noy)说:「我参与了这么多届比赛,对于台湾选手的求胜意志印象深刻,他们根本是用生命在比赛。」

在世界大赛登场前,全球分4个区域(亚太、欧洲、美洲、非洲与中东地区)举办洲际杯赛事,共选出12支队伍,到巴黎参与决赛,且一共分成3天出赛。为了让比赛能顺利在时间内完成,赛事凌晨5点就开始,为了要在8小时内全心投入,台湾队3位选手几乎没有进食、喝水。

即便是这样强烈的求胜意志,连续12年来的世界杯征战,台湾队连续3届排名前三,但这回却首次跌出榜外。连续担任5届评审的越南籍评审高肇力(Sieu Luc Kao) 说:「这一届参赛队伍水准在伯仲之间,些许差异就影响到名次。以制作流程来说,大部分评审认为,台湾队准备的太过缜密,反而成了致命伤;大多数队伍在三明治制作上,都是在现场从原料开始处理,例如:丹麦队现场刨小黄瓜丝、法国队从削苹果开始做起,但是台湾队却在准备工作时已备制妥当,所以被扣了分,这点着实可惜。」

2008年起吴宝春将桂圆、荔枝干等果乾,透过比赛让全世界更认识台湾水果。今年延续这个精神,欧式面包选手杨世湖运用红心芭乐、拉拉山水蜜桃;甜面包选手张世彬则使用了柳丁、关山凤梨等。高肇力认为,大部分评审连芭乐都没吃过,而「红心芭乐」更是没听过,至于水蜜桃、凤梨等水果,也不是台湾独有的,因此没有造成特别强烈的印象,一直以来获得好评的「台湾水果」魅力不再。

比赛结束后,评审试吃前,大会按照往例安排了选手说明时间,今年亚洲虽然破例有4队进入世界杯,(以第9届为例,亚洲地区5队选2队,分别是南韩与台湾,今年却有4队进入世界杯。)但在这个能够大力推销作品的绝佳时刻,亚洲4队却都没有精准掌握,不是面包师太过害羞,不好意思多做解释,就是翻译无法说明到位,长达20分钟的展示时间,现场加油团几乎都无法接收到创作理念,更何况是以英文、法文为母语的评审。

事后采访了美国队教练尼克.卡司多(Nicky Giusto),他说:「我完全不明白亚洲4队的面包有什么特色?」我回答:「我们用了很多台湾水果。」话还没说完,他就急着说:「桂圆、荔枝、草莓等又出现了吗?」显见「语言隔阂」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今年的主题是「音乐」,总教练谢忠祐在事后检讨时提出:「主题不够彰显,是我们要加强的部分。」以获得第二名的日本队为例,在自由创作的欧式面包与甜面包项目,也都紧扣著音乐为发想,做出音符可颂、音乐宝盒、钢琴面包等,甚至连三明治都做成音符意象,谢忠祐认为台湾在主题的一致性方面,相较之下是弱了些。

即便未如愿挤进前三,澳洲籍评审布雷特.诺伊仍然给予台湾队相当高的评价。连续4届担任评审的他认为,整体而言,台湾队的团队气氛和谐、工作流程顺畅等,都是其他队伍值得学习的;另外,本届台湾甜面包(亦即可颂类与布里欧类两大面团,因口味偏甜,烘焙业多译为「甜面包」)有大幅的进步,在调味、技巧与面团上都有显著的不同。

对于味道有着疯狂执著的教练王鹏杰,也是台湾选拔赛的评审,他认为台湾选手普遍在造型上的能力都很强,但是在面团的口感与风味上,则是未来要加强的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队的实力几乎是被各国视为假想敌。第一天登场的台湾队,从早上5点开始,第三天才上场比赛的丹麦队就派拍摄部队轮值全程拍摄;而日本、美国跨海来采访的团队,也花了超过4小时拍摄台湾队比赛纪录,无论赛前或赛后都立刻前来采访总教练谢忠祐。赛程在第二天的日本队,总教练长田有起也是一大早就前来观赛,他说:「我们一直都认为台湾是可敬的对手,总得要看看这回又出了什么新招,才能知己知彼。」

商业周刊第1682期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jrd18.com/caijing/20200208/13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