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曝光台 > 正文

华业成本百亿元萝卜章骗局暗地里:二股东设下连环套

10-14 曝光台

【华业成本百亿元萝卜章骗局暗地里:二股东设下连环套】日前,华业成本公告称,公司投资的101.89亿元应收账款的转让方恒韵医药或涉嫌伪造印章,存在虚构与病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上述应收账款将面临局部或全副无奈收回的风险。华业成本内部人士暗示,公司已经创立债务追偿小组和应急工作小组,并已向北京市公安局向阳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希望尽全力催讨账款。目前,公司其他业务仍正常经营。(证券日报)

K图 600240_1

  上市公司“萝卜章”再现,但这一次,华业成本是被自家的二股东“坑”了。

  日前,华业成本公告称,公司投资的101.89亿元应收账款的转让方恒韵医药或涉嫌伪造印章,存在虚构与病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上述应收账款将面临局部或全副无奈收回的风险。

  10月9日,华业成本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暗示,公司已经创立债务追偿小组和应急工作小组,并已向北京市公安局向阳分局经侦大队报案,希望尽全力催讨账款。目前,公司其他业务仍正常经营。

  百亿元应收账款或造假

  危机的口子是从9月25日晚撕开的。当晚,华业成本公告称,公司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华烁”)于9月25日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打点中心(以下简称“景太龙城”)通知,西藏华烁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应收账款呈现逾期并触发西藏华烁履行差额补足义务,累计逾期未回款金额为8.8亿元,占公司净资产13.06%。

  依据协议约定,病院应该在到期日前全额归还应收账款,但病院只定期归还了景太19期、景太20期优先级本金,未支付劣后级本金及收益。而上述债权的劣后级份额全副由西藏华烁投资认购,由于病院未归还景太23期优先级本金,西藏华烁作为差额补足义务人局部补足了景太23期的优先级本金1951万元。

  这仅仅只是个初阶。两天后,华业成本公告称,公司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隶属病院)停止了现场走访,并出示了相关《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出具的《确认回执》。然而,债务人方否定存在相关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

  依据公告,华业成本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副为从同一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获得,而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公司第二大股东李仕林。华业成本暗示,恒韵医药存在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病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公司存量应收账款将面临局部或全副无奈收回的风险。而目前恒韵医药尚无合了解释且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失联。

  二股东掏空上市公司?

  华业成本的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始于2014年。彼时,正本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华业成本看到了房地财富的天花板,寻求新的转型标的目的,并在当年明确将医疗安康财富作为公司将来重点投资标的目的。

  当年,公司启动严峻资产重组项目,拟以21.5亿元现金收购重庆捷尔医疗100%股权,新增医药商业和医疗效劳业务。捷尔医疗则在之后成为华业成本医疗板块主要收入来源。

  捷尔医疗其时的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则在华业成本尔后的转型路线上饰演了“关键”角色。依据严峻资产购置呈文书形容,“李仕林团队运营药品、试剂、医用器械、耗材业务多年在重庆医药供应市场积攒了丰硕的渠道和经历。”

  呈文书显示,李仕林除了实际控制捷尔医疗,还实际控制包含重庆恒韵医药在内的9家医药及金融租赁企业。彼时,李仕林答允,在该次严峻资产收购完成股权交割后三年内,逐步对其所控制的其他企业所处置的医药商业业务注入华业成本。

  2016年7月,李仕林通过实际控制的玖威医疗、满垚医疗、禄垚医疗三家公司以协议转让方式累计增持华业成本15.33%股权,成为华业成本第二大股东。《证券日报》记者发现,目前,李仕林所持华业成本股份已全副质押。

  据介绍,华业成本正是从2015年起,初阶收购恒韵医药对三甲病院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之前从未呈现过问题,病院不停都是定期回款。”华业成本方面对《证券日报》记者暗示。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华业成本提出拟搭建总规模不凌驾200亿元的医疗金融平台,用于收购三甲病院应收账款债权、竞争创立医疗供应链基金信托方案、有限合伙企业等。2017年,公司债权投资业务确认投资收益6.15亿元,而当年公司净利润为9.98亿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债权投资业务已经实现投资收益4.15亿元,占净利润42.3%,公司医疗金融平台存量规模约为109.8亿元。

  全力挽回丧失

  刚刚过去的这个黄金周,华业成本的高管们过得并不轻松。

申博|金融岛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www.jrd18.com/puguangtai/20181014/4747.html